澶渊城内,寇准抗辽

作者: 中国史  发布:2019-10-04

景德元年十一月二十,宋真宗车驾自京城出发,向澶州进发。 再说到曹利用奉命出使契丹去谈和,正好赶到了天雄郡。契丹攻瀛州不下, 正大举南侵,向贝、冀等州进发。孙全照认为契丹人对于和解丝毫没有诚意,于是让王钦若扣留曹利用并暂且不放回,契丹兵屡次战败,又命王继忠奏请朝廷求和, 并说北朝屯兵不敢劫掠,专等朝使到来。王继忠给驾前东面副排阵使葛霸去信,请他速速与朝廷明言此事。当晚,宋真宗见到奏书,以手诏通知王继忠:已遣曹利用 起行。要契丹遣使到天雄郡迎接,一面派人催促曹利用上路。王继忠得到曹利用被扣留在天雄郡的消息之后,立即上奏了朝廷,请从澶州另外派遣使者去契丹,以免 误了谈和之事。 二十一日,宋真宗车驾来到长垣县。二十二日到达韦城(今城已废,址在河南省滑县东南),命滑州知州张秉、濮州知州张晟、齐州知州马应昌,巡逻监视所辖区域内的黄河防务,并且派人凿开河面的冰凌,以防止契丹军队从冰上过河。 再说王钦若在天雄郡,得知契丹军队赶到了城下,于是全城一片恐慌,根本没有办法再和部下商议守城的事,大家人心惶惶。人人知道契丹兵从北方来,南门面向 京都,最为安全,防守北门最为要紧,也最危险。城中武官便争着防守南门,谁也不愿守护北门。幸亏王钦若想出一个妙法,让众部下抓阄,抓了北门的守北门,抓 了南门的守南门。各人听从天命的安排,不可以埋怨。天雄郡钤辖孙全照却说:我是将家出身,老爹生我就是为了对付敌人的。我就不用抓阄了,剩下一个给我就 行。于是孙全照被派出守北门。王钦若自告奋勇,要守南门。孙全照说:那如何使得。参政是一城的主人,应该是发号施令、出谋划策和同时做决策的中心,应 该镇守城市中央。否则,南北城间相隔二十多里,往来报告,必然大大地浪费了时间,耽误了时机。王钦若暗道:这‘号令’‘谋划’什么的,你们就别想了。 ‘坐镇中央’倒要试试。便痛快答应下来。孙全照平常严格训练士卒,根本不许挑选作战处所。士卒中的弩手每人手执朱漆弩,可以洞穿两层以上铠甲。接守北门 后,他大开城门,放下吊桥,专等敌人到来。契丹人早知孙全照的厉害,竟不敢进攻北门,而绕到东门口进攻。一时无法攻入,又绕过东门奔天雄郡故城。辽军心里 明白,即使强行攻入城中,只要有孙全照在,就仍然讨不到好处。于是趁夜在南门外的狄相庙设下伏兵,大队人马沿官道,向南直奔德清郡而去。王钦若听说敌军离 开了天雄郡,认为是个机会,所以急急忙忙点了若干将领,命带领全城的精兵强将全力追击。孙全照闻讯,后悔道:这可惨了。敌人自退,必有埋伏,或有精兵断 后。这是兵家常识,参政怎么就不明白呢?王钦若张口结舌,不知说什么好。果然一会儿有人来说:追兵在狄相庙中埋伏,进退不得,请求救援。城中除了四 门守兵,已无兵可派。王钦若抓耳挠腮,不知如何是好,孙全照道:已经派出了全部精兵,如果有了一点变故,天雄郡也就没有生的希望了。我看契丹兵既退,北 门不用再守了。参政率领老弱在那里顶替一下就得,我到狄相庙去走一遭。听说庙里供的唐相狄仁杰,他也是中原人,我们好歹沾点儿亲,他能不庇佑我?说完哈 哈大笑着走了出去。孙全照带着北门守兵赶到狄相庙时,天雄追兵已被团团围住,情况万分危急。孙全照率领部下冲入重围,犹如虎入羊群,奋力杀敌,左冲右突。 不一会儿已经把契丹伏兵杀得所剩无几。但自己的追兵也伤亡惨重,所剩人马大约只存十分之三四,已经没有力量再去追杀敌人了。同时契丹的大部队也轻易地攻占 了德清郡。知军张旦与其儿子张利涉、虎翼都虞侯胡福军等十四名战将都战死了。 朝廷让王超部大军向南进军,命令下达了一个月都没有得到 执行。南下的契丹兵知道宋军的主力远远在后,更加放肆。宋真宗驻驾韦城,距契丹占领的德清郡不过百余里,快马行军不到半天。宋真宗再没有胆量继续前行,驻 在原地也是日夜不安。随行人员中主张南下金陵等地者又活跃起来。宋真宗心里摇摆不定,召见寇准向他问计。寇准应召入见,还没有进门,听到随行妃嫔对宋真宗 道:外间这些大臣们要把皇上带到哪里去?前边就是契丹军营了,还不赶快回京城!寇准入见后,宋真宗将群臣劝他往南走的话说了,问寇准以为如何。寇准 道:这些大臣怯懦无知,还不如乡下的妇女老人。现在敌军迫近,人心危惧,陛下只能前进不可后退。河北的各支部队都在恭候陛下,陛下一到,士气定能高涨。 陛下如果退后几步,万众之心将立即崩溃,敌人趁机深入,就是想去金陵也不可能了。宋真宗仍然犹豫不定,寇准离开了屋子,却在门屏间看见了殿前都指挥使高 琼。寇准道:太尉受国家厚恩,今日想怎样报答?高琼道:我是个武夫,愿为国家效力而死。寇准轻声地把刚才的事情对高琼说了,高琼觉得寇准的观点很 有道理,于是和他一起再次去见宋真宗。寇准道:陛下若以臣为文官,对臣的话信不过,何不再去问问高琼这些老将军?他们这些老将军的想法和前方战士的接 近。宋真宗于是把方才的话又说了一遍,问高琼的意见,高琼道:寇准说得对。随驾军士的父母妻子都住在京城,有谁愿意离家弃子随陛下去金陵?就怕陛下还 没到金陵,原来驻扎的军士已经跑光了,所以臣请陛下不要再犹豫了,尽快赶到澶州吧!臣等尽力保护陛下安全。一到澶州,契丹便如以卵击石,一攻即破。寇准 道:机会不可失,越早出发越好。宋真宗见高琼与寇准同时进屋,话又相同,恐怕是两个预先协调好的。向身后一望,王应昌带着器械守候在旁边,宋真宗问他 以为如何?王应昌道:陛下代表天下公理讨伐贼人,所到之处无不攻克,别再这样逗留和犹豫下去了,否则敌人势力必定更加猖狂。倘若陛下以为过河太危险,可 在河南岸驻扎,发诏书催促王超军队南下,敌人必然自退。宋真宗这才打定主意。二十四日,车驾起行,继续向北进发。这天,天气异常寒冷,随从拿来皮帽大 衣,宋真宗却不穿戴,道:将士和大臣都顶霜冒雪,不怕寒冷,朕怎能独自穿戴这些?当晚行到卫南县,遣翰林侍读学士潘谨修先赶赴澶州。那时黄河将澶州城 一隔为二,分为南城和北城。潘谨修宣读诏书说:北岸的守城将军、知州等人,一律不得擅自离开屯兵的地方到河南岸迎接皇上。

辽朝欺侮宋朝无能,多次进犯边境。到宋太宗的儿子宋真宗赵恒即位后,有人向宋真宗推荐寇准担任宰相,说寇准忠于国家,办事有决断。

宋真宗说:“听说寇准这个人好强任性,怎么办?”

这个大臣说:“现在辽朝进犯中原,正需要像寇准这样的人来承担大事。”

寇准在宋太宗时期担任过副宰相等重要官职,他的正直敢谏是出了名的。有一次,寇准上朝奏事,触犯了宋太宗。宋太宗听不下去,怒气冲冲站起来想回到内宫去。寇准却拉住太宗的袍子不让走,一定请太宗坐下听完他的话。宋太宗拿他没有办法,后来还称赞他说:“我有寇准,就像唐太宗有魏征一样。”

澶渊城内,寇准抗辽。但是正因为他为人正直,得罪了一些权贵,后来被排挤出朝廷,到地方去做知州。这一回,宋真宗看到边境形势紧急,才接受大臣的推荐,把寇准召回京城。

公元1004年,辽朝萧太后、辽圣宗亲自率领二十万大军南下,前锋已经到了澶州(今河南濮阳,澶音chán)。告急文书像雪片一样飞到朝廷。寇准劝真宗带兵亲征;副宰相王钦若和另一个大臣陈尧叟却暗地里劝真宗逃跑。王钦若是江南人,主张迁都金陵;陈尧叟是蜀人,劝真宗逃到成都去。

宋真宗听了这些意见,犹豫不决,最后召见新任宰相寇准,问他说:“有人劝我迁都金陵,有人劝我迁都成都,你看该怎么办才好?”

寇准一看两边站着的王钦若和陈尧叟,心里早有了数。他声色俱厉地说:“这是谁出的好主意?出这种主意的,应该先斩他们的头!”他认为只要真宗亲自带兵出征,鼓舞士气,一定能打退辽兵;并且说,如果放弃东京南逃,人心动摇,敌人就会乘虚而入,国家就保不住了。

宋真宗听了寇准一番话,也壮了胆,决定亲自率兵出征,由寇准随同指挥。

大队人马刚刚到韦城,听到南下辽军兵势强大,一些随从大臣吓坏了,趁寇准不在的时候,又在真宗身边唠叨,劝真宗暂时退兵,避一避风头。宋真宗本来很不坚决,一听这些意见,动摇起来,又召见寇准。

宋真宗对寇准说:“大家都说往南方跑好,你看呢?”

皇家88平台,寇准严肃地说:“主张南逃的都是懦弱无知的人。现在敌人迫近,人心动荡。我们只能前进一尺,不可后退一寸。如果前进,河北各军士气百倍;如果回兵几步,那么全军瓦解,敌人紧紧追赶。陛下想到金陵也去不成了。”

宋真宗听寇准说得义正辞严,没话可说,但是心里还是七上八下,定不下主意。

寇准走出行营,正好碰到殿前都指挥使高琼。寇准冲着高琼说:“您受国家栽培,该怎么报答?”

高琼说:“我愿以一死报国。”

寇准就带着高琼又进了行营,重新把自己的意见向宋真宗说了一遍,并且说:“陛下如果认为我的话不对,请问问高琼。”

高琼在旁边接着说:“宰相说的话是对的。禁军将士家属在东京,都不愿南逃。只要陛下亲征澶州,我们决心死战,击败辽兵不在话下。”

宋真宗还没开口,寇准紧接着又逼了一句说:“机不可失,请陛下立刻动身!”

在寇准、高琼和将士们的催促下,宋真宗才决定动身到澶州去。

这时候,辽军已经三面围住了澶州。宋军在要害的地方设下弩箭。辽军主将萧达兰带了几个骑兵视察地形,正好进入宋军伏弩阵地,弩箭齐发,萧达兰中箭丧了命。

辽军主将一死,萧太后又痛惜又害怕。她又听说宋真宗亲自率兵抵抗,觉得宋朝不好欺负,就有心讲和了。

澶州城横跨黄河两岸。宋真宗在寇准、高琼等文武大臣的护卫下,渡过黄河,到了澶州北城。这时候,各路宋军也已经集中到澶州,将士们看到宋真宗的黄龙大旗,士气高涨,欢声雷动。

萧太后派使者到了宋朝行营议和,要宋朝割让土地。宋真宗听到辽朝肯议和,正合他的心意。他找寇准商量说:“割让土地是不行的。如果辽人要点金银财帛,我看可以答应他们。”

寇准根本反对议和,说:“他们要和,就要他们归还燕云失地,哪能再给他钱财。”

但是,宋真宗一心要和,不顾寇准的反对,派使者曹利用到辽营谈判议和条件。曹利用临走的时候,宋真宗叮嘱他说:“如果他们要赔款,迫不得已,就是每年一百万也答应算了。”

寇准在旁边听了很痛心,只是当着真宗面不便再争。曹利用离开行营,寇准紧紧跟在后面,一出门,一把抓住曹利用的手说:“赔款数目不能超过三十万,否则回来的时候,我要你的脑袋!”

曹利用知道寇准的厉害,到了辽营,经过一番讨价还价,最后定下来,由宋朝每年给辽朝银绢三十万。

曹利用回到行营,宋真宗正在吃饭,不能马上接见。真宗急着要知道谈判结果,就叫小太监出来问曹利用到底答应了多少。曹利用觉得这是国家皇家88平台 1

本文由皇家88平台发布于中国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澶渊城内,寇准抗辽

关键词: 皇家88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