代表小说

作者: 中国史  发布:2019-11-08

释灵澈。不知何许人也。禀气贞良执操无革。而吟咏性情尤见所长。居越州若耶溪云门寺。成立之岁为文之誉袭远。讲贯无倦生徒戾止如阛阓焉。故秘书郎严维刘隋州长卿前殿中侍御史皇甫曾。睹面论心皆如胶固。分声唱和名散四陬。澈游吴兴与杼山昼师一见为林下之游。互相击节。昼与书上包佶中丞盛标拣其警句最所重者归湘南作。则有山边水边待月明。暂向人间。借路行。如今还向山边去。唯有湖水无行路句。此僧诸作皆妙。独此一篇使老僧见欲弃笔砚。伏冀中丞高鉴深量。其进诸乎。其舍诸乎。方今天下有故大贤勤王。辄以非急干请视听。亦昭愚老僧不达时也。然澈公秉心立节不可多得。其道行空慧无惭安远。复着律宗引源二十一卷。为缁流所归。至于玄言道理应接靡滞。风月之间亦足以助君子之高兴也。其为同曹所重也如此。昼又赍诗附澈去见。佶礼遇非轻。又权德舆闻澈之誉。书问昼公。回简极笔称之。建中贞元已来。江表谚曰。越之澈洞冰雪。可谓一代胜士。与杭标霅昼分鼎足矣。不测其终。

天山之下,浊浪之边,有林秀美,郁郁葱葱,月正十二,风雪未至,寒霜不访。入林见溪,小溪清澈透底,溪中鱼儿四戏,似若空游无依,溪边有石,石高三丈,似一老翁,拢袖微笑,和蔼慈祥。

林中清静,只闻鱼儿摆尾,清溪抚石,时有林中叶摇,黄鸟啁啾。忽有人至,飞鸟不惊,低鸣问好,游鱼出水,昂首相迎。

问谁来?古旧袈裟苍面僧,僧握檀珠,心有慈悲,出口诵佛,含笑拈花。

往时僧来,常携木桶,取水于溪,今日来此,以铜镜而去木桶,铜镜斑驳,不映人面,亦不照风景。

僧携镜至溪边石,以镜照之,老翁石散出点点光芒,落于铜镜之上,镜面斑驳尽去,一片清明,镜中无石,却有一猪,体型圆滚巨大,白背黑耳。

铜镜自僧手中浮起,僧对铜镜合什一礼,左手转珠,右手拈花,含笑作偈:

代表小说。诸生万般皆罪恶,

一朝顿悟行功德,

三宝俱生消戾恶,

心如明镜自成佛。

光愈盛,石渐消,光中隐见那猪摇头晃耳,对老僧咧嘴而笑,只见一瞬,又须臾无踪。

光尽时,石不见,只余溪畔青青,老僧合什。

昔年有恶,于世间造无数罪孽,天下皆欲杀之而后快,恶人当世无敌,世间无人可伤,一日屠村,见一猪摇尾,忽生顿悟。

于世为何,多年所修,造无尽杀孽,所得为何?恶人盘于村中血泊,静思数日,睁眼之时见一老僧,破旧袈裟檀木珠,拈花微笑看他。

静思数日,恶人有所悟,开口问僧:我可值得?

老僧微笑:皆为一身罪孽,我之存在,只为求你一悟。

恶人拔刀,虔诚开口:你为我最后罪孽。

老僧合什:愿你割舍。

恶人回礼,出刀杀人。

血染破旧袈裟,老僧依旧微笑,闭目欢欣死去。

溪水潺潺,鸟鸣鱼游,老僧于溪畔睁眼,看向潺潺清溪,清溪渐浊,血色渐重,化作血溪流淌。

老僧看鱼,鱼跃血溪,鳞片斑驳,骨肉嶙峋。

老僧看林,林间寒风,鸟鸣凄厉。

老僧看草,青草舞动,锯齿横生。

皇家88平台,老僧合什,微笑:愿我所杀,所恶,所伤,所污,皆渡我。

有佛光湛然,老僧眉目慈悲平静,溪流尽,寒风止,鸟鸣断,青草卧,锦鲤消融。

一切相皆消,老僧亦散,只余恶人,一地血泊。

恶人盘坐,刀在老僧之身,老僧倒于血泊,神色慈悲安详。

恶人跪拜老僧,起身斩断一头黑发,再礼老僧,转身而去。

悬空寺有方便法门,一日梦破,醒时成佛。

恶人行恶,无人可阻,悬空寺大德以命渡恶,以溪石为恶念,溪鱼林鸟为所行恶,取水为磨难,与恶人相合一身,日日渡恶,念念磨难。

铜镜终成,照见自我,以己渡恶。

此后世间再无恶人,只有新的佛宗大德。

本文由皇家88平台发布于中国史,转载请注明出处:代表小说

关键词: 皇家88平台

上一篇:灵一简介,美式名贵美居
下一篇:没有了